中国科协各级组织要坚持为科技工作者服务、为创新驱动发展服务、为提高全民科学素质服务、为党和政府科学决策服务的职责定位,推动开放型、枢纽型、平台型科协组织建设,接长手臂,扎根基层,团结引领广大科技工作者积极进军科技创新,组织开展创新争先行动,促进科技繁荣发展,促进科学普及和推广,真正成为党领导下团结联系广大科技工作者的人民团体,成为科技创新的重要力量。

——习近平




普法专栏-如何认定商业秘密?

发表时间:2022-10-23 14:08:35

  

  作者:王玲霞律师

  摘要:商业秘密作为知识产权的一种,其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因此数据重要的无形资产。对商业秘密的保护也逐渐成为了国际惯例。实践中,对商业秘密的的认定是商业秘密获得保护的前提和基础,也是法院审理该类案件往往面临的难点之一。本文对实践中如何认定商业秘密进行简要分析。

  根据《民法典》第123条规定,商业秘密是知识产权的保护客体之一,权利人对商业秘密享有专有的权利。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9条规定,本法所称的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具有商业价值并经权利人采取相应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经营信息等商业信息。

  根据《关于禁止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若干规定》第2条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条的规定,商业秘密主要包括的有前置条件限定的以下客体:技术信息:与技术有关的结构、原料、组分、配方、材料、样品、样式、植物新品种繁殖材料、工艺、方法或其步骤、算法、数据、计算机程序及其有关文档等信息。经营信息:与经营活动有关的创意、管理、销售、财务、计划、样本、招投标材料、客户信息、数据等信息。

  因此,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对于商业秘密的认定主要通过对商业秘密的三个构成要件一一进行分析确定。商业秘密应当具备三个条件:

  一、非公知性(不为公众所知悉):是指该信息是不能从公开渠道直接获取的。司法实践中,对于非公知性的判定采用的是反向排除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有关信息为公众所知悉:(一)该信息在所属领域属于一般常识或者行业惯例的;(二)该信息仅涉及产品的尺寸、结构、材料、部件的简单组合等内容,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通过观察上市产品即可直接获得的;(三)该信息已经在公开出版物或者其他媒体上公开披露的;(四)该信息已通过公开的报告会、展览等方式公开的;(五)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从其他公开渠道可以获得该信息的。因此,除了上述五种能够认定为公众知悉的情形外,其他情均会认定为不为公众所知悉,包括将为公众所知悉的信息进行整理、改进、加工后形成的新信息,在被诉侵权行为发生时不为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的情形。

  二、价值性:即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指该信息具有确定的可应用性,能为权利人带来现实的或者潜在的经济利益或者竞争优势。这种价值性,不仅体现在商业秘密作为智力成果本身具有的使用价值,还体现在其往往可以通过转化实现的利益和价值。因此,商业秘密之所以能够获得保护,也是得益于其价值性。

  三、保密性:即权利人对该商业信息采取保密措施,包括订立保密协议,建立保密制度及采取其他合理的保密措施。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在正常情况下足以防止商业秘密泄露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权利人采取了相应保密措施:(一)签订保密协议或者在合同中约定保密义务的;(二)通过章程、培训、规章制度、书面告知等方式,对能够接触、获取商业秘密的员工、前员工、供应商、客户、来访者等提出保密要求的;(三)对涉密的厂房、车间等生产经营场所限制来访者或者进行区分管理的;(四)以标记、分类、隔离、加密、封存、限制能够接触或者获取的人员范围等方式,对商业秘密及其载体进行区分和管理的;(五)对能够接触、获取商业秘密的计算机设备、电子设备、网络设备、存储设备、软件等,采取禁止或者限制使用、访问、存储、复制等措施的;(六)要求离职员工登记、返还、清除、销毁其接触或者获取的商业秘密及其载体,继续承担保密义务的;(七)采取其他合理保密措施的。司法实践中,对于保密性的认定,往往要求权利人所采取的保密措施与相关商业信息的商业价值或者其潜在的价值相适应。

  结语:因此,对于商业秘密的认定可以通过对上述构成条件的分析。具体要根据相关事实证据,一般而言,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等商业信息在符合上述要件时,即可纳入商业秘密的保护范围。

科协动态
科普工作
学会工作